子計畫二「改善動物福利及增進流浪犬社會功能計畫」「動物福利、獸醫倫理與臨終關懷」研討會(報告)

子計畫二「改善動物福利及增進流浪犬社會功能計畫」

「動物福利、獸醫倫理與臨終關懷」研討會

(報告)

 

主辦單位

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關懷生命,愛護動物專案

執行單位

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

201187

本計畫希望建構探索、討論的平台,探討如何正確面對動物的死亡與生存品質,以及失去動物同伴後的悲傷療癒,進而提醒關心收容動物的生與死。於201187日,假臺大動物醫院B1演講廳舉辦「動物福利、獸醫倫理與臨終關懷」研討會

研討會邀請五位講者,從不同角度探討動物福利、獸醫倫理、公民責任與同伴動物安樂死議題。

中央研究院人文社會科學研究中心錢永祥副研究員,以「好死不如賴活嗎」為題,探討動物的生命倫理。就人類而言,錢老師指出,“我”對我原本即具有最高的價值,每個人都珍惜自己的生命,「我的生命」這件事沒有可以交換、替換、取代的選項;且其他任何珍貴的事物,都只有在我具有生命的情況之下,才對我有意義。但某些情況下,我們會接受人類的安樂死,其決定性判準在於「當事人的生命品質已經否定了上述兩個理由」。亦即,一旦生命品質達到了病痛傷害不可逆轉(恢復)並且高度痛苦、高度違逆人性尊嚴的生命狀態,則第一,我的生存對我主要只是痛苦的來源,是一種純粹的負擔;而第二,繼續擁有這個生命,並不會讓我領會任何生命之外的事物的價值。這時候,生命的「珍貴」似乎很難成立,死亡似乎更符合我的利益。

錢老師進一步推論,動物即使沒有關於生命價值無上的理解或者意識,以上對於人類生命與死亡的想法,對動物也適用。亦即,「生命乃是動物的最高利益,而如果生命帶來嚴重而無解的痛苦時,死亡符合動物的利益」。

然而,對於「無法安置的流浪動物」及「實驗室中經過實驗及手術的動物」,這兩種情況下殺死動物,錢老師認為並不適用「安樂死」之名。至少「在概念上不應該稱為安樂死」!不過,其在道德上的錯誤,錢老師強調,並不在於殺死動物(這個動作本身),而在於其成因,亦即「人類原本便不應該把動物擺放到這種處境中」,因為動物的痛苦(被迫流浪、被用於實驗)是由人類造成的!

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葉力森教授則指出,「動物的安寧治療與安樂死」可能是「動物醫生工作中的不可承受之重」。葉老師強調,即使動物在家中自然過世,大多數都是孤獨地死去,自然死亡的過程可能痛苦而且漫長,對飼主或動物都是一種折磨。因而,以「終結動物的痛苦」為出發點的安樂死,既是獸醫工作中最有壓力的部份,也有可能是獸醫最有價值的工作之一。

至於動物要受到多少痛苦,才應該考量執行安樂死,對每一位飼主或獸醫來說,都不是容易的抉擇。需要綜合考量動物身心痛苦的程度與時間;疾病和治療的代價與痊癒的機會;飼主的財務、能力、時間、情緒等等。對於治療無效、處於末期的動物,則可考慮先予「安寧療護」,讓動物儘量維持生活的品質與生命的尊嚴。

對獸醫師來說,為動物執行安樂死,意謂幫助動物解除痛苦,或預防牠們在惡劣環境中受到苦難。而對動物或飼主來說,安樂死應該是一個平靜而且安詳的過程。但葉老師也指出,以社會現況來說,為動物安樂死的獸醫師,無論個人的標準為何,或多或少都需要具備一些不被社會祝福的道德勇氣。

長青動物醫院院長林長青醫師,則從實務、技術及心理層面來探討寵物安樂死的正確方法與時機。詳盡的介紹正確及良好的安樂死方法,以及執行時動物可能出現的反應,協助飼主了解及認識安樂死。同時,對於決定動物安樂死的時機以及判斷依據,甚至動物死後的處置也有深入探討,並分享其臨床經驗中的許多案例,提供與會者思考與討論。

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陳玉敏主任談公立收容所安樂死的爭議,從收容動物「處死」的史跡出發,進而探討安樂死方式的改變。並就民間主張「絕育代替撲殺」、「全面廢除安樂死」、「收容動物安樂死條件」、「動物權等於不死?」、「安樂死的滑坡效應」等面向所引發的問題與爭議,討論流浪動物議題的公民參與及責任。

研討會另邀請馬偕醫院協談中心諮商心理師蘇絢慧,探討生死問題的承擔,與悲傷的療癒,期能開啟台灣社會關懷「動物臨終及飼主悲傷」的新視野。

研討會鼓勵提問與討論。針對動物安樂死時機與方法的提問包括:

l 流浪動物安樂死的正確時機為何?

l 收容所裡的安樂死有無評估標準?是否有一定規則?還是只依危險、年齡、樣子等印象決定?

l 請問國內是否可以有民間組織辦理的收容所,可參考德國收容所經驗?

l 如何抉擇寵物的安樂死?如何評估?

l 什麼時機、狀況適用安樂死?當寵物生重病時,主人或者願意花錢治療,或者會要求醫生予以安樂死,醫生是否就應尊重主人意願?

l 寵物重病後,影響積極治療、安寧治療、安樂死這三種選擇的,除了倫理考量以外,實務上是否有其他因素更為重要? 比如飼主衡量寵物價格後願支付的花費、獸醫師技術與獸醫院設備的不足、獸醫文化傾向輕鬆而好賺的醫療?

l 何謂安樂死? 在動物醫生的觀念中,生命痛苦的延長與安樂死的執行,要如何判斷? 學校有教嗎?

l 年老寵物的安樂死決定權是飼主還是獸醫?或者有其他可能之考量?

l 對某些獸醫來說,只能選擇安寧治療的疾病,對其他獸醫可能有積極治療而治癒的希望,台灣的獸醫體制是否可以/願意向飼主揭露訊息?為什麼?

l 目前台灣對於動物安樂死的方式及用藥,是否會造成動物承受痛苦而死?

l 國外動物安樂死之方式及用藥是否更為人道?有沒有不痛苦執行動物安樂死之方式及用藥?可不可以朝更人道的用藥及處置方式,來執行動物之生死問題?

針對動物倫理的提問,則主要想釐清關於利用動物實驗的必要性,認為醫學發展是建立在犧牲動物的基礎上前進,是否必要?以及是否有其他方式可取代?

針對流浪動物安樂死與「滑坡效應」,以及TNR的提問,葉力森回應指出,不論是流浪狗還是健康動物的安樂死,在我們的社會都不太可能出現滑波效應。因為這些決定、執行安樂死的人,壓力都非常大,而不是一個「很容易的決定!」。收容所內流浪動物的安樂死,是不得已、殘酷的現實,而不是要加以推廣。以目前台灣收容所的情況,我們不僅要在意生命本身,也應該重視生命的品質。

至於流浪犬貓TNR,在現代國家及社會其實都算是不正常現象。換言之,校園有流浪犬、每個角落都有愛心媽媽養的狗、每個公園都有TNR的狗,其實,「是一個不得已的現實」,而「這個現實不應該一直存在下去」!葉老師強調,這是在台灣社會還沒有辦法解決從源頭解決流浪狗問題的情況下,不得已的、病態的現象。

葉老師呼籲,「寵物」絕育才是解決流浪動物問題的重要癥結。也就是說,一定要讓狗貓等動物還在「飼主」家裡時就予以「絕育」,才能杜絕後患。這與流浪動物絕育的意思非常不一樣。

政府用全民繳的稅金來補助養寵物的民眾為貓狗絕育,這不是社會正義。同時,把預算花在上游以外的任何地方,只是把錢拿去填(流浪狗源源不絕的)無底洞而已。

一方面,民眾辛苦地幫社區的狗做TNR,花盡不計其數的錢及人力去抓牠、照顧牠,當中只要有新進一隻公狗、一隻母狗沒有絕育,只需二年又會填滿已絕育或死亡動物留下的「空間」。顯然,這是很沒有效率的作法。但另一方面,我們也需體認,以民眾的層次、知識和力量而言,他們能做的只有這些,很可悲地去做TNR、去求求收容所幫動物安樂死做得人道一點,一般民眾的力量只到這裡。而真正有能力做的政府,卻又因為種種原因,無法執行法律,落實晶片登記、寵物絕育等政策。而讓流浪狗TNR這個遷就現實,不得已、非常態的「辦法」一年又過一年。

短期來說,大多數的流浪動物都是被人類棄養的,我們需要好的法律、好的執行面、及持續的執行,才能解決這個問題。亦即,堵住棄養,鍥而不捨。長期來說,更需透過教育改變人民的素質和對動物的看法,這需要時間,但非常重要。

主辦單位於會前先以公文函請行政院農委會及全國獸醫師公會,轉知各地獸醫院所與地方動物主管機關人員派員參加。相關訊息則以電子郵件寄發動保團體、學生社團,並張貼於其網站等,同時於各大專院校及ptt網站張貼。

活動訊息公告(張貼)記錄如下:

1. 全國獸醫師公會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7個公會

2. 動保團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1個團體

3. 學校相關系所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72個系所

4. 學生動保社團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7個社團

5. 媒體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93個媒體

6. 電子報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400多位訂戶

會前報名人數169人,實際出席114人,出席率67%。另現場報名15人。

會前報名人員背景及性別分析如下:

教職

學生

公職

社團

媒體

獸醫及助理

宗教

出版社編輯

社會人士或其它

合計

17

42

11

9

1

10

2

3

74

169

 

合計

55

114

169

研討活動於會前徵詢提問的作法,也獲得很大迴響。詳如(附錄一)。


【附錄一】

 

動物福利獸醫倫理與臨終關懷研討會

會前提問[1]

一、關於流浪狗

1. 如何對待流浪狗?

二、關於收容動物

2. 收容流浪狗之安樂死應該廢除(?)。

3. 希能詳細了解收容所執行撲殺業務的過程及相關法規。

4. 流浪動物安樂死的正確時機為何?

5. 收容所裡的安樂死有無評估標準?是否有一定規則?還是只依危險、年齡、樣子等印象決定?(聽說國外都會有一套評估標準或表單?)

6. 收容所的動物被領養後,出現生病(傳染病)等問題,民眾會質疑為何在獸醫管理下的收容所,還有管理疏失?

7. 德國收容所由民間組織辦理,全靠大眾善心捐款。建築外觀與內部十分新穎乾淨,每個欄舍用玻璃隔開,裡面只有一隻狗,都很乾淨與健康。還有美容室或診療室,美容師或獸醫都是出於自願來協助。因此民眾爭相認養,認養人則自由捐款。收容所人員會與認養人談話、評核是否符合,不是任意接受。因此收容動物的認養率很高!
請問國內有這樣的配套措施嗎?如果民資不足,政府機關可以出資嗎?會有美容師或獸醫,或其他相關專家學者願意發心協助打造一個全新的收容所嗎?

三、關於同伴動物

8. 如何抉擇寵物的安樂死?如何評估?

9. 什麼時機、狀況適用安樂死?當寵物生重病時,主人或者願意花錢治療,或者會要求醫生予以安樂死,醫生是否就應尊重主人意願?

10. 寵物重病後,影響積極治療、安寧治療、安樂死這三種選擇的,除了倫理考量以外,實務上是否有其他因素更為重要? 比如飼主衡量寵物價格後願支付的花費、獸醫師技術與獸醫院設備的不足、獸醫文化傾向輕鬆而好賺的醫療?

四、關於獸醫與動物醫療

11. 何謂安樂死? 在動物醫生的觀念中,生命痛苦的延長與安樂死的執行,要如何判斷? 學校有教嗎?

12. 年老寵物的安樂死決定權是飼主還是獸醫?或者有其他可能之考量?

13. 對某些獸醫來說,只能選擇安寧治療的疾病,對其他獸醫可能有積極治療而治癒的希望,台灣的獸醫體制是否可以/願意向飼主揭露訊息?為什麼?

14. 動物生重病時,要治療到什麼程度才要放棄,才是給予動物最好、最不痛苦的對待?

五、關於動物安樂死藥物與方式

15. 目前台灣對於動物安樂死的方式及用藥,是否會造成動物承受痛苦而死?

16. 國外動物安樂死之方式及用藥是否更為人道?有沒有不痛苦執行動物安樂死之方式及用藥?可不可以朝更人道的用藥及處置方式,來執行動物之生死問題?

六、關於動保團體

17. 有無可能籌組動保陣線或聯盟之類的組織,藉以整合動保團體,讓資源可以充分運用,或是成為彼此交流的平台(市場太大,問題太複雜,城鄉差距也會造成彼此的隔閡)?

七、關於飼主責任教育

18. 如何有組織的推動飼主責任教育,(養狗的人太多,市場太大)是否能夠發展或建立一套系統化而且正確的養狗知識體系,讓台灣的飼主都能夠向上提升?

八、關於失去動物同伴後的撫慰

19. 寵物死亡後的安置,政府有無相關配套或補助,而非只是任憑業者劃地埋葬?

20. 經驗分享:曾經參加國內一位寵物溝通師(杜莉德)的活動,當中靈通了已經逝世的家養老犬。其實在牠離開一年多後,我內心還是經常感到一股虧欠,充滿疑問的感覺。直到參加杜莉德老師的活動,那樣的感覺才大幅消退。無法驗證寵物溝通是真是假,也不想去驗證。基本上我相信有這樣的事。而不管是真是假,在那一次的經驗後,我確實獲得了一個很大的安慰與安心。


【海報】

【研討會照片】


[1] 本「會前提問」於稍加修飾後,由執行單位編排整理,以利閱讀。

Copyright © 2008 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 School of Veterinary Medicin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| 版權聲明 | 建議使用瀏覽器 Firefox 3.x | 解析度 1024 x 768 以上 | 網站地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