子計畫二「改善動物福利及增進流浪犬社會功能計畫」
「收容所動物福利與實務」系列工作坊
系列一:「公立收容機構動物福利與實務」(報告)

子計畫二「改善動物福利及增進流浪犬社會功能計畫」

「收容所動物福利與實務」系列工作坊
系列一:「公立收容機構動物福利與實務」

(報告)

 

主辦單位

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關懷生命,愛護動物專案

執行單位

社團法人台灣動物社會研究會

2011818

為探討影響收容動物福利的制度與實務,研擬解決方案,本計畫於2011818日,假臺大動物醫院B1演講廳舉辦「收容所動物福利與實務」系列工作坊:系列一「公立收容機構動物福利與實務」。

工作坊邀請國內外五位講者,分別提出相關報告。

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葉力森教授針對台灣現行制度與實務問題,檢討「收容所動物福利與人道安樂死制度」。指出收容所問題的根源,在於流浪動物的各種上游因素,包括:動物為何無法見容於街道、遊盪動物來自何方、捕抓與否面臨的兩難困境等。葉老師分析,國人養狗的因緣影響人狗之間的親密度,進而成為動物被遺棄、流浪,最後形成收容壓力的根本原因。

葉老師進一步分析「相關人員的動物態度」、「安樂死業務招標委外執行制度」、「安樂死操作技術細節」、「獸醫師心理衝突與調適」、「收容管理透明度與社會互動」等結構性因素對收容動物的福利的影響。

臺北市動物保護處處長嚴一峯,報告台北市動物之家相關業務及設施,以及人員職務與配置、收容、認領養與人道處理數據,並分享執行安樂死之經驗,進而探討相關流程與衍生之問題,例如:社會觀感與評論、工作人員壓力、安樂死處理及解決問題對策。

桃園縣動物防疫所高瑜婕技士,分享桃園縣執行安樂死作業經驗,自92年到99年間,從原來的「撲殺」概念演變到「安樂死」作業的漫長過程。分別從委外招標的價格、執行地點、改善的瓶頸與契機等面向,詳細說明修改人道處理招標文件以及由動保團體得標後面臨的問題。同時也討論安樂死作業委外的必要性與否。最重要的是和與會人員分享其工作心得,願意改變以及不拒絕外援的心態,成為所方與動保團體間的橋樑,善用現有資源提供收容動物最大福利,並表示,「動物福利愈好,人的工作也會愈順利」!

桃園縣動物防疫所於99年接受行政院農委會委託,製作安樂死作業標準流程影片,農委會並將此影片發送給全國各縣市動物保護主管機關,要求參照執行安樂死作業。高技士於現場播放該影片,並做補充說明。

彰化縣動物防疫所技佐洪世恩探討「公務獸醫的角色、挑戰與調適」。洪醫師在負責承辦收容所業務後才發現動物數量太多、民眾誤解及棄養人態度等問題非常嚴重,加上人力不足,與捕犬單位難以溝通,每個環節都影響收容動物福利。洪醫師指出,就台灣的收容獸醫工作而言,資源缺乏,面對收容動物在眼前一一死去,親人的動物最終仍得安樂死,平日負責照顧牠們,最後又得親自送行,種種困難與挑戰都是每日工作的一部份。而城鄉差距也是一大挑戰,鄉間民眾養狗,普遍缺乏動物福利觀念,多數不願為動物絕育,動物生病也不肯花費治療,導致收容所常見一窩窩不斷出生的幼犬。民眾要棄養動物很容易,政府要教育民眾卻很困難。因此他積極招募志工參與,並主動接觸動保團體,尋求認同與協助,並合作辦理認養活動。他也利用公餘時間架設網站,號召更多人來關心員林收容所的動物福利問題,努力讓志工及民眾更了解政府單位做法,化解誤解。洪醫師藉由志工作為政府單位與民間人士的溝通橋樑,使團體及民眾願意走進收容所,不再厭惡排斥,同時亦致力將動物福利觀念推廣至國小教育課程。

研討會另邀請擔任國際人道對待動物協會(HSI)及美國人道協會(HSUS)的同伴動物顧問Kimberley Intino女士來台,分享美國現行公務獸醫及人道安樂死制度的經驗。

Intino女士曾任美國人道協會(HSUS)收容所服務部主任5年,動物諮詢服務計畫經理3年,從事動物相關工作已長達20年。具收容所運作、動物照護、獸醫助理,法務、動物虐待及急難救援經驗。並曾擔任兩個收容機構之執行長與動物照護督導,兩個動物園的管理員、區經理,公共關係與行銷部門主任等職。是一位動物福利管理認證合格的經理人,並擁有安樂死技術士執照。

Intino介紹美國收容所安樂死作業的運作程序與方式,分享她身為收容所工作人員及安樂死執行人員的一些經驗與心情。並強調在美國的收容機構服務多年,也到過其他國家看過很多收容機構,她和許多人一樣希望可以不再執行動物安樂死,但她更希望動物可以不要再受苦,尤其是在收容機構裡受苦。

Intino指出,對於安樂死每個人可能看法都不同,但她認為尊重生命很重要,尊重生命品質也一樣重要,甚至更重要。動物和我們一樣會感覺飢餓、寒冷、害怕及痛苦,在收容所裡,如果沒有人可以幫助牠們減輕或改善這些情況,那麼以人道的、安樂死的方式讓牠們不再受苦,就是我們能為牠們做的最小的事情。

看過桃園縣防疫所播放執行安樂死的影片後,她表示,該所目前執行的作業方式己是最高標準,其他收容所即使做不到,也應盡量符合基本的人道要求。例如,若無志工於執行安樂死前帶狗散步或吃零食,但至少執行人員應受過訓練、並具有良好保定技術,能以快速、安詳的方式,將動物安樂死。

每位講者均開放相當時間供與會者提問。最後並有一小時的綜合討論時間。由於本場研討會未開放一般民眾參與,各縣市政府動物保護單位人員較能實際暢談與討論各自面臨的問題,針對Intino女士的專業領域亦有很多提問,例如有關美國收容所安樂死與認養的比例;安樂死技術員的工作內容;執行人員的壓力來源、如何面對以及是否有支持系統等。

在研討會前,執行單位成員已先陪同Intino女士,分別拜訪及參觀北中南共五處公立收容所。她觀察到很多在收容所工作的人並不喜歡這個工作環境,但她強調,如果在收容期間沒有盡到善待動物的責任,那動物還不如留在街上比較好。在台灣人人避談動物安樂死,其實她也經常被質疑:「你好像在告訴人們如何撲殺動物。」但她指出,到目前為止許多的努力還無法阻止動物數過多的問題,很多動物最後還是面臨被迫提前終止生命。而且大家愈不談,安樂死的處理過程就不會曝光、也無法受到大眾監督,許多關乎動物感受的細節更容易被忽略。

也有人問到關於「不執行安樂死的收容所」(No Kill Shelter)。她強調,在美國一些強調不殺的私立收容所,通常只收容一定數量及狀況較好的動物,相對的認領養率也高,也就不會因為空間不足而導致健康動物被安樂死。然而公立收容所卻無法選擇收容動物與否。她指出,其實美國也跟台灣一樣,有許多私人收容所,因不執行安樂死,常見動物數量太多,空間過度集中又無多餘人力照顧,導致動物處境悲慘,亳無動物福利可言的情況。因此她認為,面對安樂死才是負責任的態度,促使社會思考如何才能減輕牠們的痛苦,關心牠們,直至生命的最後。

台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教授葉力森表示,台灣動物收容所沒有充足醫師、助手、許多醫師也不願做安樂死工作,於是幾乎所有收容所都把安樂死業務外包。他強調,安樂死是收容所業務的一部分,是份內的事,應該要自己做。委外最大的問題就是都做不好。通常委外醫師只想快點做完,保護自己不要受傷,不會在意是否符合動物福利。而因安樂死業務多採用價格標,價格很低,很少有人願意投標,但流浪動物一直收進來,政府單位無法承受流標拖延處理時間,也擔心沒有人願意承包,更不敢對委外獸醫多做要求,因此便犧牲了動物福利。

葉力森強調,不同人養寵物的原因、目的都不同,有人把動物當伴侶、有的用來工作,例如導盲、警犬或是鄉間常見看果園看店的工作犬,而有的人養狗只為了玩賞、炫耀、趕流行。葉力森分析,當成伴侶或導盲的動物與人親密度高,較不會被棄養。但基於玩賞或當成工具這些「跟人親密度不高的動物」,變成流浪狗的機會最高。流浪動物的數量不管控,再怎麼抓也抓不完,而收容所空間量有限,為了維持收容品質,有些動物只好被安樂死。動保法將動物收容到安樂死期限從7天延長到12天,但流浪動物的生存權並未被保障,所以問題很清楚,要減少流浪動物,應將重點對象放在那些「跟狗關係不密切但又養狗的人」,管好這些人,讓這些人覺得養動物要負責、要受到管束,這些不適合養狗的人就不會養了。例如只要做好寵物登記、註記,同時搭配查緝管制,問題就解決了一大半。

收容所在整個流浪犬控制的系統中,扮演著最為無可奈何的角色,連帶的,也讓在當中工作的人員,充滿了無力與無助,許多人都覺得收容所的工作毫無成就感可言。

在上游管理的重要性受到政府重視,並且以持續有效的力度真正解決流浪動物過量的問題之前,不可否認的,收容所還是被迫要執行動物的安樂死。這些動物生命中最後的一刻、其福利的良窳,都掌握在動物保護主管機構的手中。葉老師鼓勵在收容所內工作的同仁,用自己的力量和方式勇敢的參與,好好善待這些無辜的生命,餵牠們吃飽,跟牠們友善的互動,讓牠們臨終前少一些痛苦。

主辦單位於會前先以公文函請行政院農委會,轉知地方動物主管機關人員派員參加。除新竹市、嘉義市、澎湖縣、金門縣、連江縣外,其餘縣市均有派員參加。

會前報名人數32人,實際出席27人,出席率84%。另現場報名2人。


【研習證書】

 

 


【工作坊照片】

Copyright © 2008 臺灣大學獸醫專業學院 School of Veterinary Medicine National Taiwan University | 版權聲明 | 建議使用瀏覽器 Firefox 3.x | 解析度 1024 x 768 以上 | 網站地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