熊熊 

病歷號碼: 9902043
品種: 拉不拉多mixed
性別: 公
飼主: Chang’s family
體重:28 kg
姓名: 熊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生卒年月: 2009/10/29(收養)-2020/10/07(安息)          

主人的話:

好好說再見—給親愛的熊熊
10月裡,年輕摯友在剝皮寮策展「好好說再見」工作坊,給大家洗滌悲傷的情懷。23日在剝皮寮開會路過時,想說應該去看看的,可是心緒拉扯著,跨不進那門檻。走進了,巡禮了,還是無法留下隻字片語,無法…
2020年10月29日收到晶玫醫師和奕瑄的卡片,提醒了隔離中的悲傷,淚水又回擊了一小陣子。這一天是與熊熊相見歡的十一年過後,2009年10月29日的記憶,歷歷在目。

相見歡我們好到不行
這一天,我們一大夥人在宜蘭冬山盡興玩耍。近午時分,稚嫩小熊在寬廣的廟埕中,與大夥人追逐嬉戲,又捧又抱。當你來到我腳邊的時候,很快來到我懷中,快節奏地親吻我的臉頰許多回,好像是多年不見的老友。因著四肢明顯的白毛,在全黑的身軀中顯得突出,被戲稱為「白襪子」。我還是鍾愛著胸前那像台灣黑熊的白色愛心,「熊熊」就這樣叫住了,爸爸愛叫你「小熊」。阿姨說可以帶回家,2009年10月29日我們一起回到了基隆。
其實,心中想像這一刻,已是好多年了。媽媽的童年日子裡,狗狗一直是家中的一份子,習慣那種氣味,也是那氣味圈中的一員。有一天,家中的台灣土狗小黑狗,車禍,走了。心中的愧疚感就說,我要台灣土狗小黑狗。你來到我身邊,看來剛滿月未幾,就是我心目中那台灣土狗小黑狗。

一起生活的歡愉
可是,小白襪好像是被嫌棄的禁忌,我不介意。但是在2009年底,家裡被小偷小小洗劫,熊熊就成了代罪羔羊。媽媽不捨,可是我們也就帶著熊熊回到冬山,想說就讓你回到熊媽媽的身邊。但是,放了你在廣場好一陣子,卻無法自行離去。許久之後,爸爸決定再帶你一起回家。之後,我們認命生命中有你。
看著你幾個月時間就長成26公斤重的大狗,而不是台灣土狗小黑狗,無法隨時抱你在手中,也覺得眉目之間像極了拉不拉多的帥氣。爸爸特地去找了書,很得意地說,黑色拉不拉多世家在英國漁村幫忙打漁。你的聰慧與機靈自不在話下,有次碎碎念了你一堆,停在樓梯半途的你,乖乖聽訓後,摸著鼻子悻悻然地回頭。有一次在山上,你護主心切闖了個小禍,說了你一小陣子也懂了。而你照顧多病的虎皮,著急的神情也令人動容。
每天一早的熊熊時間,我們習慣膩在一起一會兒,很快吃完早餐後,就是你的睡眠時間,然後就膩在我們身邊,我們腳邊。
我們的日子裡有你,一起爬山時,帥氣地走之字形,然後回到家就動彈不得,一起在萬里海邊散步,一起在基隆港口看大船,一起在情人湖森林浴。「散步」這關鍵字,得說個小心,不然就看你滿屋子亂竄,只差門一開,就衝出去了。你的衝力十足是我們的小小困擾,得小心門一開,就被狠力拖著跑。過半個鐘頭後,看你喘吁吁的樣子,我們也可以舒服地走路了。
而你總是護著我們一家三代,誰到家都是歡天喜地的迎接;顧家這碼子事就是天職了。只是,可憐的郵差,摩托車一到,就被你叫到不行。

禁忌的壞運自己攬下
「白襪子」的壞運禁忌,沒給我們,你自己擔下來了。
2010年的三四月間,你不小心吞下了一個厄運的線捲(在冬山看到疑似熊媽媽的白色拉不拉多,隨時吞下嘴邊的糖果連紙等,我撫慰罪惡感說這是點天性),小小鐵T和線圈就在你的肚子裡千割萬刮。經驗不足的我們被家附近的動物醫院騙了,說什麼腸套疊,甚麼事也沒有幫忙,然後說帶回家準備後事。Mu抱著你剩不到一半體重的身軀回家,我們哪肯這般罷休。2010年4月27日,我們帶著奄奄一息的你,來到台大動物醫院,一整天的折騰,謝謝武敬和醫師和團隊,從鬼門關把你給帶回來了。想像你的痛就讓人不忍,每天去看住院的你,看到我們就雀躍不已。
然後我們想著,你的日子總會因著腸道切了好幾段,病痛總是會三不五時來報到。所以,某個除夕夜的生病,大年初一找到動物醫院看病,這是其一;偶爾拉肚子、下黑便,也有點習慣了;平素大便量少次數多,我們有點擔心,只要大便多點,就開心點。2015年7月1日又商請武醫師幫忙處理會陰疝氣,對比這回合的超音波,留著腹部清朗健康的紀錄。
今年8月間在情人湖散步時,有注意到你快衝的腳步緩下了,當時直覺以為「老了」,來到跟爸媽相仿的年紀了。然後,一兩星期時間,頻繁的黑便,開始跛著前腳,尿尿也頻繁了起來。從星期一的看診,到星期一三的看診,越來越不對,但是這一切都來不及了,攝護腺癌末期………
我們完全沒料到是這樣,還掛記著什麼時候要一起幹甚麼的,等等等
診斷之後,少少尿尿更頻繁,跛得連腳掌都不敢碰地板,很痛,黑便也都沒起色,開始打止痛針劑,然後止痛針劑沒效時,就從小聲呻吟,到半夜三點的放聲呻吟,也痛到爹娘心了。爸爸細細地分秒記下點點滴滴,在你的Y型路徑中,從房門口走到客廳,頻繁晃到樓梯口,也頻繁晃到陽台門口,在書架旁尿尿,在陽台待了幾秒鐘…..
10月7日半夜三點最痛的時刻,我們都清醒著,媽媽不間斷地撫摸著你的背背,大呻吟也就低沉了下來
10月7日出門時,虎皮哀嚎了許久,先說再見。下午兩點零五分,熊熊走了。Ning陪你到最後。陪伴熊熊離開宜蘭的後山,也感應到了

熊熊走了之後
第一個沒有你的日子,默默地回到家。卻是走到哪,都是平素你在的影子,床上的你,電腦旁的你,走道上的你,書桌旁的你……..。個把月了,這形影不離還在
說再見,不願意,但是,還是要的。爸爸說要好好說再見。
八斗子。

謝謝胡恆睿醫師、陳欣岱醫師與蔡晶玫醫師的團隊接力。

醫師的話(蔡晶玫)

熊熊小朋友,認識你的時間很短,從你看爸爸媽媽姐姐的眼神中,洋溢著滿滿的愛與信任,非常令人動容。我們都好捨不得看到你不舒服,相信你現在一定是天上最貼心、最善解人意又做惹人疼的小天使吧!記得要大口吃飯、開心奔跑唷!我們會好好珍惜,你給我們的一切,繼續往前走。

 

 

 

 

國立臺灣大學臨床動物醫學研究所 Instute of Veterinary Clinical Science National Taiwan  |建議使用瀏覽器 Firefox 3.x | 解析度 1024 x 768 以上 | 網站地圖